高校第一股易主方案出炉,控制权转至地方国资!校企大变革正加速(附名录)

  • 时间:2020-01-04 09:25:01
  • 浏览:108
  • 来源:主播介绍
高校第一股易主方案出炉,控制权转至地方国资!校企大变革正加速(附名录)

校企改革再添新案例,本周就有两家上市公司披露了易主方案,均是高校将控股权无偿划转至地方国资!

先是山大华特2019年12月30日公告,山东大学将对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无偿划转给山东国资委下属企业。仅仅4天之后的2020年1月3日,高校第一股复旦复华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复旦大学拟将所持公司全部股份无偿划转至上海市奉贤区国资委下属企业,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在这两家高校之前,中山大学也曾推出方案,要将达安基因控制权无偿划转给广州国资。在它们之后,这一方式会否引发效仿,值得持续关注。

早在2015年,中央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文件就提出,要逐步实现高校与下属企业剥离。校企改革箭在弦上,持续加速是必然趋势。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除了上述提及的复旦大学、山东大学、中山大学之外,还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多所高校有所行动,旗下上市公司对相关进展或具体方案进行了公告。

无偿划转地方国资再添一例

先看校企改革的最新案例,复旦复华1月3日晚间公告,复旦大学拟将所持公司1.28亿股股份无偿划转给上海奉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奉投集团”)。若完成,奉投集团将持有复旦复华1.28亿股,占总股本的18.74%,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复旦大学将不再持股,复旦复华的实际控制人由教育部变更为上海市奉贤区国资委。

复旦复华1993年1月登陆上交所,是第一家由高校控股的上市公司,名副其实的“高校第一股”。复旦复华主要业务包括药业、软件和园区三大产业板块,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11.4亿元,同比增长55%,净利润4243万元,同比增长28%。截至2019年9月底,复旦复华总资产21.3亿元,净资产11.7亿元。

此次接手复旦复华控股权的奉投集团,是上海市奉贤区国资委全资子公司,在2016年12月由上海奉贤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奉贤水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奉贤农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等国有企业转型重组成立,是一家区属功能类管理型国有企业,其核心业务为投资管理和园区开发运营, 具体从事区属国有资本的投资运营、区级产业园区开发运营和区级产业引导基金托管运营。

奉投集团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1119.95万元,亏损824万元。截至2019年9月底,奉投集团总资产16.45亿元,净资产5.31亿元。从数据上来看,奉投集团的体量不及上市公司复旦复华。

奉投集团表示,此次无偿划转,旨在按照财政部、教育部体制改革政策,完成校企改革,优化国有资产配置,促进奉贤区属国有企业与高校之间的资源整合、深入合作,促进复旦复华持续健康发展。公告显示,此次无偿划转尚需取得教育部正式批复,尚需取得上海市奉贤区国资委、奉贤区政府相关正式批复。

将旗下上市公司控制权无偿划转至地方国资,复旦大学的方案在校企改革中并不是第一例。在此之前,山东大学、中山大学也采取了类似的方式。

山大华特2019年12月30日晚间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山东大学将其所持有的山东山大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含所属企业,下称“山大产业集团”)100%股权无偿划转给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国投”)。山大产业集团是山大华特控股股东,持股比例20.72%。此次股权划转协议如最终获得批准,山大华特实际控制人将由山东大学变更为山东省国资委。

山东国投表示,此次无偿划转,旨在按照财政部、教育部体制改革政策,完成校企改革,优化国有资产配置,促进山东省属国有企业与高校之间的资源整合、深入合作,促进山大华特持续健康发展。山东国投不排除在无偿划转完成之日起12个月内继续增加在山大华特中拥有权益的股份,暂无处置已拥有权益股份的具体计划 (同一控制人控制下的不同主体之间进行的转让除外)。

中山大学使用这一方案更早。在2019年10月,中山大学实际控制的达安基因就公告,收到控股股东中大控股的告知函,中山大学已与广州市属国有企业就中大控股股权变更达成初步意向,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2020年1月1日晚间,达安基因公告了进展,中山大学筹划将中大控股100%的股权无偿划转给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金控集团”,广州市人民政府全资控股),划转具体事宜尚需中山大学和广州金控集团协商确定,且需履行国有资产管理的相关程序。

达安基因在公告中表示,此次无偿划转是在中央全面深化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为坚持国有资产管理改革方向,尊重教育和市场经济规律,将中山大学所属经营性资产纳入国有资产监管体系而实施的,有利于整合双方资源,提高经营效率,有利于促进公司紧抓高校企业国资体制改革的发展机遇,加快战略布局,引进更多战略资源,促进公司整体发展。

校企改革箭在弦上

早在2015年,中央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文件就提出,要逐步实现高校与下属企业剥离。2018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印发,要求推动高校所属企业清理规范、提质增效,促使高校聚焦教学科研主业。早前文件显示,按照试点先行、逐步推开的工作原则,校企改革拟分两步推进:2018年选取部分高校先行试点、总结经验,2020年全面推开,原则在2022年底,基本完成高校与所属企业的改革任务。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除了上述提及的复旦大学、山东大学、中山大学之外,还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多所高校有所行动,旗下上市公司对相关进展或具体方案进行了公告。

清华大学校属企业较为庞大,以清华控股为平台,旗下可分为细分为紫光系、启迪系和清控本系,控制8家A股上市公司。针对内部不同派系的改革,清华大学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清控本系,清华控股对公开挂牌或公开征集受让方、协议转让的形式,减持大部分股份,以使自身失去控股权;紫光系,清华控股曾试图为紫光集团引入其他投资者,以实现共同控股,最终失败,当前无进展;启迪系,清华控股拟为启迪控股引入雄安新区管委会,使上市公司成为无主状态。

在同方股份,清华控股与中核资本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后者以64亿元的价格受让同方股份21%的股票。此项交易完成后,清华控股持股比例降低至4.75%,同方股份的控股股东变更为中核资本,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最新公告显示,该交易已经获得了国务院国资委原则同意。在诚志股份,2019年9月公告,清华控股拟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诚志科融100%股权,若转让完成,可能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化。在辰安科技,公司控股股东清控创投的2019年11月通知上市公司,拟通过公开征集转让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公司4345.96万股,占总股本的18.68%。公告称,清控创投后续将进一步研究制定具体方案,若此次公开征集转让获得批准并得以实施,将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紫光系改革方案已经搁浅。2019年8月,紫光系三家上市公司紫光国微、紫光学大、紫光股份公告,鉴于近期内外部市场环境变化,经各方友好协商,清华控股决定终止向深投控转让其所持紫光集团36%股权。启迪系的改革在启迪控股,后者的控股子公司启迪科服为启迪古汉、启迪环境的控股股东。2019年11月9日,清华控股与中国雄安集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雄安基金公”)签署协议,清华控股向雄安基金或其控制的基金转让所持启迪控股14%的股份。同时,雄安管委会认缴启迪控股新增注册资本1.23亿元,占增资后总股本的14.47%。雄安管委会及雄安基金均受河北省人民政府实际控制,上述交易完成后,清华控股与雄安方持有启迪控股的股份均为26.45%,启迪控股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由此带来的影响是,启迪古汉、启迪环境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控股股东未发生变化。

北京大学的校企改革也有所动作。根据方正证券2019年12月初的公告,按照中央关于高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相关部署,北大资产拟为方正集团引入大型央企作为战略投资人。北大资产正就此事与各方紧密沟通,目前尚未最终确定战略合作方及具体交易方案,后续能否顺利推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一旦最终确定,方正集团实际控制人将可能发生变化。

华中科技大学原本是华中数控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在2019年7月被武汉卓尔的阎志及其一致行动人超过。2019年11月,阎志方面成功拿下华中数控董事会多数席位,实际控制了上市公司。至此,华中科技大学失去了对华中数控的实际控制。此外,华中科技大学也在减持华工科技、天喻信息。

2019年初,上海交通大学旗下昂立教育也变身“无主”状态。公司前三大股东向上交所出具说明,称目前任一股东均无法对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要影响,公司各主要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之间持股比例差异不大,相互间均保持独立自主决策权,均无一致行动关系,均不能决定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因此董事会认为,公司目前无控股股东和无实控人。

更新时间:2020-01-04 09:25:01